返回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春节献礼(1/6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“呜呜呜~”

正在这个时候,厨房火上的水壶突然叫唤起来。

秦淮柔蓦的想起来,还坐着水呢~

连忙出去灌暖壶,杜飞留在屋里看她出去,又低头看向炕上的秦京柔。

刚才秦京柔往被窝里缩了缩,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。

但她眼皮下面滴溜溜直动,知道这丫头没睡着。

这样正好,免得俩人相对尴尬,杜飞索性装作不知道。

却没想到这时秦京柔突然坐了起来,盖在身上的棉被一下被她掀开。

她里边穿着浅蓝色的衬衣衬裤,因为吃了感冒药,在炕上捂着被子,已经出了一身汗,把衬衣都溻湿了,仿佛要冒出热气。

杜飞一愣,不知道这丫头要闹哪出?

冷不防被她抓住了手,杜飞兀自诧异,没太反应过来,她想干什么。

秦京柔一咬牙,一下按到自个怀里。

杜飞心里“我艹”一声。

他是真没想到秦京柔直接跟他来这个,想要收回手却被死命按住。

秦京柔抿着苍白的嘴唇,固执的瞪着杜飞,既不说话,也不撒手。

杜飞也没多坚决,不然以他的力量根本不难挣脱开。

反正都已经这样了。

秦京柔抬起头,开口想说什么,却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脚步声。

秦京柔做贼心虚,反应过来,立即松手,忙不迭拉过被子躺下继续装睡。

杜飞看她样子,又看看自己手,有些哭笑不得。

在下一刻,秦淮柔提着灌满的藤编暖瓶进来,看见秦京柔还在睡着,把暖壶放在旁边桌上,伸手试了试秦京柔额头的温度,轻声跟杜飞道:“睡着了,咱俩上那屋去。”

杜飞心说她睡个屁,面上却只当不知,出门去了西屋。

听到关门声,秦京柔松一口气,睁开眼睛往门口看了一眼,转又想起自己刚才大胆的行为不由得心跳更快。

刚才秦京柔虽然什么都没说,却是用行动告诉杜飞,这辈子认定了他了。

这个年代,姑娘家的身子可不是随便碰的。

但紧跟着,她心里又忐忑起来,杜飞会怎么想?以后又怎么办?

秦京柔胡思乱想一阵,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听到西屋传来秦淮柔的动静。

她虽然是黄花闺女,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走,一听动静也知道怎么回事,心情却更复杂。

杜飞那边,跟秦淮柔是久别再会。

完事后,两人全都出了一身透汗。

秦淮柔更显柔情似水,轻声细语的趴在爱人身边说话。

杜飞知道这段时间冷落了她,便告诉她最近在搞大飞机的事,捡着不要紧的说了一些。

秦淮柔是不懂的,却也知道造飞机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瞬间充满了仰视与崇拜。

杜飞瞬间被她撩拨了一下。

这就是秦淮柔的天赋技能,明明没有任何那种意思的眼神偏偏就能勾人。

直至晚上吃完饭,杜飞还是没留下过夜。

秦京柔在这还病着,他索性到澡堂子去泡泡,顺便再走个罐儿。

送走了杜飞,秦淮柔回到东屋。

秦京柔刚才也吃了一些稀饭咸菜,此时觉着好了不少,问道:“姐,杜飞哥走了?”

秦淮柔倒是没怎么失落,虽然她因为杜飞,看着十分年轻,但是年龄在那,心态是不一样的。

秦淮柔的心理年龄已经三十七八了,再加上现在优渥的生活和不错的社会地位,让她有了几分豁达的资格。

从一开始,秦淮柔就没觉着她能一直把着杜飞。

如果现在开始,杜飞以后再不来了,她心里固然会难受,却也安于守着这个院子和闺女儿子继续安分的生活下去。

“走了~”秦淮柔应了一声:“他是干大事的人,哪有时间总糗在女人怀里。”

秦京柔认同的点点头,转又问了一些杜飞的事,听说杜飞最近都在搞大飞机,令她灵机一动:“姐,你说……我去杜飞哥的飞机制造厂怎么样?我也是大学生,学的是财会,应该能行吧?”

秦淮柔早知道这丫头的念想没断:“按说你的条件要去也不是不行,但你是咱厂子推荐的大学生,现在刚回来不到一年,就要调到外边去,厂里怕不会放人。”

秦京柔皱眉,思忖着没做声。

秦淮柔又道:“再说,飞机制造厂在郊区,离着市里可不近……”

秦淮柔知道她的心思,一句话说到了要害上。

秦京柔瞬间瘪茄子了,苦瓜脸道:“姐,那你说我到底要咋办嘛~我现在啥也不求,只想能当他女人,你就帮帮我吧~姐~”

秦淮柔叹口气:“你让我怎么帮你?难道把你剥光了送他床上去?”

秦京柔当低着头,心说其实也不是不行。

但她是个黄花闺女,这么不要脸的话可不敢认,更说不出口,只能闷着头,不吱声。

秦淮柔多精明,哪会猜不出她心思。

叹口气道:“京柔,你非要走到这一步吗?当初是我一时糊涂,竟想着咱们姐俩儿一起绑住他,要不然也不至于弄到今天,误了你一辈子。”

秦京柔忙道:“姐,不关你的事,是我认定了他,这……这都是我的命,从第一天看到杜飞哥开始就注定了。日后不管什么结果,我都谁也不怨。”

秦淮柔却更冷静,问出更严峻的问题:“那孩子呢?你打算给他生孩子吗?你跟我不一样,我有棒杆儿他们,可你呢?你要是给他生孩子……‘她’能容得下吗?”

这章没有结束^.^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